移动版

主页 > 拉菲2线 >

“整形旅游”隐患多维权难

 “整形旅游”隐患多维权难

据《中国医学论坛报》报道,已近中年的张女士,在一次偶然看到韩国整形真人秀电视节目后,以旅游的名义瞒着家人只身前往韩国,接受了鼻部整形手术,支付了15万元人民币。但是,手术效果并未如其愿,存在鼻梁不正、鼻孔朝天、发际线弯曲、凹凸不平等问题。为此,她投诉并要求赔偿,但被对方拒绝。后来,她又多次前往韩国讨说法,也未能得到赔偿。

张女士参加的是“整形旅游”,本质上还是一种旅游服务,只不过服务项目中包含了整形。这种旅游服务备受年轻女孩喜爱,但也容易引发纠纷。

韩国医疗纠纷调解仲裁院近日公布一组数据显示,自2012年至今五年间,仲裁院接到的医疗纠纷仲裁案件共有外国人投诉598起,其中113起申请仲裁院介入调解,113起中,有70起来自中国,占总数的61.9%,其次是美国12起、越南5起。接到投诉最多的是整容外科,113起纠纷中,有38起是整容外科。目前已调解结束的案件有41件,平均赔偿金额仅为1200万韩元(约合7万多元人民币)。

此前,国际美容协会就曾严令禁止“整形旅游”,并向三个国家发出“黄牌警告”,分别是:巴西、泰国和韩国。

“巴西和泰国的整形手术价格低,廉价材料横行市场,技术不过关。韩国虽然整形技术高于巴西和泰国,但黑中介、杂牌医随处可见,市场混乱。”中国卫生法学会常务理事、首都医科大学卫生法学系副教授刘炫麟表示。

西北工业大学人文与经法学院副院长杨云霞认为,跨国“整形旅游”存在不少风险。比如,语言不通很可能造成沟通不顺畅;当地的审美未必符合中国人的眼光;不熟悉国外的法律无法选择有效的途径维权;签证到期无法在国外维权;整形的效果往往要等伤口消肿后才得以显现,一般这时整容者已回到国内,事后维权存在诸多不便。

韩国首尔某整容医院的中国市场开拓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曾透露,一些黑中介会把外国顾客介绍到没有合法手续的医院,或由尚未熟练的医生为顾客手术,以赚取更多差价,因此经常出现医疗纠纷、顾客投诉,其中不乏外国人。由于医院或医生本身不具备合法资格,外国顾客在手术前签订的医疗合同又不完善,往往求助无门。近几年实际产生的医疗纠纷其实远大于仲裁院公布的数据,只是由于语言、签证等问题,包括中国顾客在内的外国顾客很难在韩国长期停留维权,只好不了了之。

杨云霞告诉记者,一般在异国遭遇医疗整形失败,有三种维权途径:一是和整容机构协商解决;二是选择医疗纠纷调解仲裁院仲裁裁决;三是诉讼解决。其中,协商解决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如果选择仲裁,对消费者极为不利的一个条件是必须经过整容机构的同意才能仲裁,整容机构显然不会主动同意选择仲裁。在诉讼解决中,也有很多障碍,如高额的律师代理费用、漫长诉讼期、选择当地法院胜诉可能性低、选择中国法院胜诉之后判决执行困难等。事实证明,大多数的整形患者在“整形旅游”维权中处于弱势地位。

在举证方面,也存在不少困难。北京中永律师事务所律师邢志刚表示,只有韩国保健福祉部清单所列的正规医院才会为患者提供病历,但内容一般为韩文,不少整形者选择的并非正规医院,无法取得病历,甚至也没有交费凭证,增加了举证难度。同时,涉及医疗事故的专业鉴定比较复杂,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报告常有“不能排除其他手术导致、不排除受害者自己护理不当、不排除个体差异因素”的表述,从而导致过错认定存在较大难度。

“‘整形旅游’维权涉及涉外民事法律的适用,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因为同样一个案件,在国内和国外审判,适用国内法还是国外法,结果可能不尽相同,并且消费者还需要面临跨国送达法律文书、跨国调查取证、跨国执行等法律难题。”北京星权律师事务所主任朱晓磊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