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拉菲2线 >

银行业金融机构迎来“绿色风口”

  “国家决定建设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且从政府、市场两个层面作出有针对性的政策安排,将更有力地推动绿色金融的发展,并为银行业开展绿色金融业务提供更广阔的市场空间和业务机遇。”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针对国务院日前提出设立五大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以及明确的五大任务,业内专家认为,这不仅是从政府层面着力破解绿色金融的体制机制束缚,也将从市场层面着力激发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绿色金融市场主体的活力。

  地方试点将有力推进绿色金融体系建设进程

  “在地方层面上开展绿色金融改革创新实验,有助于加强政府与金融机构等市场主体间的交流与互动,有助于探索创新机制。”对于会议明确的浙赣粤黔新五个试验区,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十三五”以来,绿色金融进入规模化、系统化发展阶段,市场规模快速扩大,参与主体、涉及行业及金融工具不断丰富。而我国不同地区间在产业结构、发展目标、金融市场发展情况以及环境生态和资源特征方面都存在较大的差异,因此在绿色金融体系建设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也千差万别。

  “通过地方创新试点,能够探索不同的推进路径,更快更好地推进我国绿色金融体系建设的整体进程。”鲁政委认为。

  尽管设立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此前并未获得正式的批复,但事实上相关工作已经在福建、贵州、广州、新疆等多个地方积极开展。福建和江西依托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探索了绿色金融体制机制的创新,而此次批准设立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的五个省(区)此前也都在2016年先后递交了设区申请,并已自发地在部分领域启动了相关创新探索工作。

  从目前来看,已经启动的各地绿色金融体制机制创新,主要集中在提供绿色信贷与绿色债券贴息,由政府主导设立第三方担保增信机制,与金融机构及社会资本合作设立绿色产业发展基金等,建立环境产权市场,并以此为基础创设创新金融产品等方面。

  “对比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的绿色金融改革创新的主要任务,可以看到,其中大部分内容已经在地方试点过程中有所体现。”鲁政委认为,此次会议正式提出设立试验区并明确了具体任务,不仅是对此前工作的认可,更是对现有经验的整合,旨在引导绿色金融体制机制创新的地方试点向着更加统一、规范与健康的方向迈进,从而进一步加快绿色金融体系建设进程。

  对此,鲁政委表示:“下一步,在借鉴地方经验的基础上,需要进一步归纳并加快形成统一、明确、规范的操作指引,推动绿色金融体系有序发展,避免‘地区竞赛’。 ”

  首提建立风险防范机制切中市场要害

  除了明确五大试验区,此次会议还提出五大任务。专家认为,这对建设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提供了方向指导,其中包含不少此前出现过、却没有推广开来的新探索,对银行绿色金融的现有模式和服务都提出了一些挑战。

  “比如,现在设立绿色金融事业部的银行屈指可数,境外资本参与绿色投资的案例也并不多,环境权益抵质押融资的探索或将在制度上有所突破。”恒丰银行研究院商业银行研究中心负责人吴琦表示,这需要通过部分地区进行试点和探索,积累一定经验后再全面推进才比较稳妥。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会议中首次明确指出要“建立绿色金融风险防范机制”,这在地方试点和国家相关文件中从未提及。对此,鲁政委认为,建立绿色金融风险防范机制恰恰切中了目前绿色金融市场发展的要害,强调风险防范机制,体现出国家对于保障绿色金融市场有着前瞻性的把握。

  “随着绿色金融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市场规模的扩大伴随着竞争的激烈,而快速的推进伴随着监管洼地的产生,导致劣币驱逐良币。此前出现的电动车‘骗补’、弃风弃光以及储能市场结构性产能过剩等,都显示绿色金融市场的风险逐步显现。”鲁政委称。

  而风险管理恰恰是金融机构的强项。专家认为,在未来的体制创新过程中,有必要更注重如何深化政府与金融机构的合作,调动和发挥金融机构的力量,参与监管、参与风险管理,对于保障绿色金融市场整体平稳、有序发展,将会起到重要作用。

  银行业力推绿色金融机遇已至

  银行业金融机构此前一段时间的绿色金融实践取得了一定成果,特别是作为目前少数设立了绿色金融事业部的商业银行之一,兴业银行已完成了清晰的顶层设计,制定了明确的绿色金融战略与规划。兴业银行绿色金融部总经理罗施毅对记者透露,截至今年4月末,该行已累计为众多节能环保企业或项目提供了绿色金融融资12048万元,绿色金融融资余额达到5670亿元。

  但从银行业整体的绿色金融业务推进进程来看,专家认为,尚有很大的成长空间,试验区的设立将为银行业推进绿色金融事业提供机遇。

  专家表示,除了兴业等少数已设立绿色金融事业部的商业银行,其他银行下一步应将发展绿色金融提升到战略高度,在做好政策研判和风险防控的基础上,适时设立绿色金融事业部或绿色分行。

  同时,在绿色信贷方面,要着重建立绿色评价机制,推动绿色信贷资产证券化,并建立符合绿色企业和项目特点的信贷管理制度,将环境和社会风险作为重要的影响因素开展信贷资产质量压力测试。

  此外,在特许经营权、项目收益权和排污权等环境权益抵质押融资方面,还需要银行加大对产业政策和企业客户的研究,有效规避信用风险。

  而除了银行业自身努力外,业内人士认为,政府发挥必要的引导作用也十分必要。

  “建议让绿色债权获得优先受偿权,类似于资产证券化的优先级,这样可以降低银行发行绿色债的成本。同时,也可以为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的绿色融资业务设定更低的风险权重。”鲁政委认为,通过这些措施,不仅能够提高绿色资产的吸引力,鼓励更多金融机构参与绿色金融,同时也能够反映出绿色金融业务降低的环境风险以及带来的社会收益,具有逻辑上的合理性。

  董希淼也认为,应明确绿色项目和绿色金融的界定标准以及认证考核标准。同时,理顺资源环境定价机制,实现资源环境的科学合理定价。此外,他还建议,对开展绿色金融的企业给予税收减免、财政贴息等优惠政策,由政府对绿色项目提供担保,拓宽民间资本的融资渠道,为民间资本参与绿色投资创造良好的制度环境和法律保障。

http://www.cpic-ing.com.cn/IpCoG/